扮演不同角色的“地攤經濟”

2020/08/09

前段時間,北京的疫情出現了小范圍暴發,被有效地控制住了。目前,全國大部分地區的疫情控制得都還不錯。但無論如何,在今年的二、三、四月份,疫情還是給經濟帶來了很大的困擾。在這期間,大家想了很多自救的辦法,以應對企業發展面臨的困難。前段時間討論得比較熱鬧的是“地攤經濟”,連帶著“夜市場”、“夜經濟”、“煙火經濟”等等,也成為了出現頻率較高的詞匯。我看到了很多與之有關的議論,也有朋友問我怎么看。我認為這些特別零散的或者說比較原初狀態的經營模式,對城市的主流經濟并不會產生特別大的影響。它是一個補充,就像是生命體里最末端的毛細血管一樣。


我去過很多國家,參觀過各種形態的“地攤經濟”。從全球的經驗來看,大體而言,在不同的經濟發展階段,這種經濟業態呈現出不同的狀態和作用。


在經濟不發達地區,主要的經濟就是“地攤經濟”。有一年,我和王石還有央視的朋友們去爬非洲的乞力馬扎羅山。山腳下有個鎮,名為磨西鎮。鎮上最熱鬧的地方是一條街,街上全是擺攤的人,地攤就是磨西鎮的主要經濟形式。磨西鎮的人均 GDP 大約只有三四百美元。過去,我國比較傳統的鄉下曾大量出現過“趕集”,一些地方也稱之為“趕場”、“趕圩”。一般來說,每隔五天,或者十天、半個月,大家在一個約定俗成的日子,挑著擔、趕著車,把家里的土特產以及一些小商品,拿到“集”、“場”、“圩”里進行交易。這些“集”、“場”、“圩”主要都是由地攤構成的。換言之,在經濟不發達的時候,“地攤經濟”往往是城鎮,尤其是鄉鎮里最主要的一種商業貿易及經濟形式。


而在經濟發達地區,包括一些社區里的集市、廣場上的集市及一些在建筑物里但一半露天的集市,更多的是因為歷史文化傳統的原因而保留了下來,也有一些是為了吸引游客。比如,倫敦就有這么一個特別的市場。在一條街上,很多建筑都是半露天的,在市場上擺攤設點的人很多,他們故意保留著這種風格。好多朋友都跟我說,這個地方你一定要去看看。我去看了之后發現,這種集市主要是為了吸引游客,另外也保留了一些傳統和歷史文化,很多老倫敦人也會去。


在發達國家還有一種集市,相當于周末的跳蚤市場。這種地攤性質的集市,大部分屬于“廣場經濟”,即把地攤擺在廣場上,各家各戶拿出一些自己的小物件出來賣。與主流的商業市場相比,這種“地攤經濟”更隨意,價格也更合理、更親民。因為它是臨時性的,所以大家都很放松,一邊擺攤,一邊聊天。還有一種社區性的集市,比擺在廣場上的地攤規模要小,但是更貼近居民。例如,日本有一些社區會在社區商業中心旁邊的小廣場上,每年或者每季度輪流推出一些有主題性的東西售賣,售賣的主要形式就是擺攤。


我曾在日本的一個社區看到,很多當地的居民在一個廣場上賣小盆景。我與他們交流后得知,他們會做定期性的召集和邀請。比如,如果確定這個周末賣盆景,那么社區的住戶就會邀請附近幾公里以內做盆景、做花藝最好的那些人,請他們把自己的東西都拿過來賣。他們有一個組織,不是誰想來就能來。還有一次,我看到很多人賣小首飾,不過與正規的珠寶店賣的都不一樣,全是憑個人興趣自己打造的。這也是由社區的一些人組織的。組織者通過線上與線下的邀請,在這一天聚集一批專門做首飾的人來這里擺攤。


雖然看著好像很零散,擺攤時東西擺放得也很隨意,但是因為每次都有一個主題,賣一些平時不常見的東西,而且每次的主題都不同,確實會讓社區的住戶產生興趣,所以每次的成交量都還不錯。

這同時也豐富了居民的業余生活。舉例來說,那些業余做首飾、栽盆景的人,他們自己創作的東西有了一個展示的舞臺。而且,社區邀請的不僅是社區內的人,也有附近社區甚至距離很遠的人。這樣一來,一些手藝人和愛好者之間不僅增加了見面機會,也能互相交流技藝,成效頗豐。


換言之,發達國家做這些集市,還是動了一番心思的。它的目的不是解決生存問題,而是為了增加興趣、增進交流及豐富社區生活。而無論是廣場上的跳蚤市場,還是倫敦的半露天市場,或是日本的這種市集,背后都有很好的運營者,也都有專業且實力強大的公司來進行操控和管理。


所以,在不同的經濟發展水平上,“地攤經濟”所扮演的角色不一樣。在不發達地區,它是主要的商貿形式。在發達地區,它只是一個很小的補充,一般是為了保護歷史文化,照顧傳統習慣,同時也是為了豐富社區生活,為居民提供便利。


當然,在周末或者某個固定時間,讓大家交易一些特殊物品,也是方便管理和集中提供服務。這背后都有一定的法規來約束,同時也劃定了一些固定的區域,給出固定的時間;有專業的團隊管理運營,同時大家也約定俗成地堅持了很多年,使其成為了正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且它與主流的電商、大型購物中心、shopping mall 并不矛盾。它們的體量很小,但也是豐富的商業活動中的一個風景。


回歸自身,總體上我們現在的經濟發展水平與國外不相上下,人均 GDP 大約1萬美元左右。這段時間,因為疫情的原因,擺攤更多是一個臨時的、短期的行為。它雖然能解決一些短期的問題,但對中國經濟整體的走向和業態的影響并不大。


我認為,我們應該像發達國家一樣,在每一個城市,特別是一二線城市,開辟出一些場所,約定固定時間,然后根據城市的功能、社區的需要以及對某一類商品交易的習慣,讓一些專業的公司和運營者來做這件事。


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更好地提升“地攤經濟”,使其變得常態化、更具特色;此外,還能保持適度的秩序,讓城市居民享受便利的同時,也能夠保留一些歷史的文化傳統。


(馮侖? 御風集團董事長)


關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