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其擔憂,不如擔當

2020/08/09

去年我們還有人在擔心、爭論:機器會不會取代人?就業問題如何解決?現在我們最著急的卻是:怎樣才能讓機器盡快取代人類的很多工作?例如,在病毒傳播的領域,我們開始千方百計地讓機器去解決問題,而不是讓人沖在最前面。世界就是這樣,我們擔心的事都沒有發生,反而沒擔心的事卻在接二連三地發生。


雖然今天的問題是昨天所做的決定造成的,但是,我們很難改變昨天,甚至對今天也時常感到無能為力。不過,未來應該怎么樣,是今天的我們可以決定的。疫情對世界帶來的改變,我們可以將其視為一種來自大自然和未來的信號。對此,我想與大家分享三點思考。


第一,人類離不開地球,但地球卻可以離開人類。工業革命以后,人類有能力向外看,登上了月球,建設了太空站,嘗試著在太空生存。很多杰出者開始對地球以外的世界進行偉大的探索。接下來,因為數字革命,人類有能力向內探索,真正地了解自身和地球。但相比之下,人類對自身的探索顯得更難,也更加重要。人類對自己的了解非常有限,最厲害的腦科學家對人類大腦的了解也不到10%。這次疫情讓我們看到了人類對自己的陌生、對地球的陌生。因為我們不了解自己和世界,沒有珍惜和保護地球,所以制造了很多麻煩和災難。人類現在最重要的是先解決好自己與地球的問題,否則,無論我們移居到什么地方,依然會面臨這樣的麻煩和災難。


其實,人類還離不開地球,但是地球離開我們可能會更好。我最近看了一則新聞,說的是由于游客數量的減少,日本奈良的鹿因少吃很多零食而使其腸胃恢復了健康。如果地球是一家公司,大自然才是老板,人類只是管理者而已。人類權利很大,但大自然卻可以隨時讓我們下崗。很多事情,人類覺得沒有做錯,但是對于大自然來說就是很大的錯誤。如果人類一直給大自然帶來災難,大自然也一定會回報災難。人類一定要學會與大自然共存,只有順應自然,尊重自然才能在地球上生存下去。


第二,經濟增長可以放慢,但人類必須成長。疫情讓我們明白世界的生態系統不是由最高等級動物決定的,而是由微生物決定的,就如同決定非洲大草原生態鏈的是那里的微生物,而非獅子。人類千萬不能把自己看得太高。


我認為AI應該翻譯成“機器智能”,翻譯成“人工智能”則是人類把自己看得過重了。很多事情對于人類來說很難,對于機器來說卻非常容易。動物有的是本能,機器有的是智能,而人類擁有的應該是智慧。幾千年來,人類的知識在快速增長,技術在發展,但人類的智慧并沒有成長。今天,我們擁有前所未有的資源和財富、知識和技術,但我們面臨的麻煩也是前所未有的。今天,人類知識的積累、信息處理能力、抗風險能力,是有史以來最強大的,但很遺憾,我們缺乏了智慧。有時,我們并沒能將這些資源、能力、知識用來加強溝通與合作,甚至還制造了很多隔閡,擴大了分歧。人類從來不缺災難,但是災難之后,我們一定要成長。否則,未來毀滅人類文明的不是病毒,而是人類自己。


人與人之間、國與國之間都存在不同,并且會永遠不同下去,世界也因為我們的不同而豐富多彩。不尊重、不同和分歧導致了很多問題。如果我們看到了不同,卻依然能夠放下分歧,學會尊重與欣賞各自的不同,這才是人類文明進步的標志。


第三,如果過去的數字技術是為了讓生活變好,那么,今后的數字技術則是為了讓人類能夠更好地生存下去。疫情沒有改變技術的變革趨勢,但是加速了數字技術的變革。


因為災難在逼迫我們創新。一位專家用肉眼看新冠肺炎片子需要10-20分鐘,后來,技術人員開發出新冠CT隱形智能算法,機器看病例片子只需要20秒。疫情期間,農民利用衛星搖桿圖象,識別稻田農作物的生長情況,再結合氣候、行業等情況,綜合預估產量價值,以幫助農民更加順利地獲得相應貸款。在疫情期間,用互聯網技術讓自己和別人活下去的創新無處不在。我們上學、開會、買東西、看病,維持生活運轉,都必須依靠數字技術。為活下去而做的創新,才是真正最強大和不可阻擋的動力。數字技術的大趨勢并沒有發生變化,但原本需要三五十年完成的數字化,在未來可能提速到十年、二十年內完成。這是劇變以后的劇變,我們要做好準備。


相隔一年,世界已經發生劇變。我們沒有時間擔憂,與其擔憂,不如擔當。因為病毒不分國家,技術也不應該有邊界。今天的災難是巨大的,也許它才剛剛開始,但除了面對,我們別無選擇。所以,早一天開始團結合作、抱團共贏,我們就會早一天獲得勝利。


(馬云 阿里巴巴集團創始人兼董事)


關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