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传志:我的人生思考

2019/05/08
我认为,迄今为止我的人生满意度可以打98分。我心中最好的电影是《罗马假日》,我也才打90分。
 
我对自己人生的满意度非常高,第一个原因就是我经历过比较大的人生跨度,对改革开放前后有充分的体会和认识。
 
改革开放前的中国贫穷落后,贫穷到无法想象。我在科学院工作时候,在冬天,一个月只能洗一次澡。当时为了省煤,炉子封得比较严,冬天早上室内温度只有4度,就是现在家里冰箱冷藏室的温度。家里还有小孩,你想那是什么感觉?而更苦的是大多数人内心的迷茫,不知道将来要往哪儿去?
 
后来我有幸赶上改革开放,可以自己选择道路,做自己想做的事,有机会为国家建设、公司建设做有意义的事,而且得到了很多认可。当年,在大批外国电脑品牌涌入中国,长城电脑打了败仗的时候,以联想为代表的中国品牌成功顶了上去,为中国信息化建设作出了贡献,也为互联网、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这一点我非常满意。
 
从联想创办伊始,我对自己的名誉和公司声誉就特别在意。对于声誉这件事,如果一开始的时候不注意,后面再注意就来不及了。一方面,我们要注意积累资金,但资金来源如果影响声誉是不行的,不义之财不能赚。在1986年前后,由于联想当时没有代理资质,公司曾从国外转手卖出一台工作站,这台工作站卖出后发现出了问题,无法退货。后来在一次展会上,公司高层遇到这位买家,我们主动把卖工作站的钱退还给对方并诚意道歉。另一方面,一个人要有担当敢负责。今天,联想整体还是这个风格。联想控股做投资,不会去做损人利己的事情,总体上,联想积累的价值观,是我内心想要的。
 
我认为,企业跟企业的交往、人和人的交往大部分都是从利益开始,一开始是有具体事情需要互相帮助。在过程中建立了信任,以后越做越多,最后,就有了真正的感情交往。做人要有诚信,还要有担当,别人就会承认你。我有一个习惯,如果约人见面,约好了五点见面,估计到四点半的时候有可能到不了,我一定让司机提前打招呼,说我可能要迟到五分钟,其实可能我提前到了。但是我发现很多人,说“快到了,快到了”,其实还没出门呢。这样的人接触几回,慢慢地人家就不相信他了。
 
人的一生,所有的事,都能归结到一个亘古不变的问题上,就是“你是谁,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要到哪儿去”就是每个人要为自己设定方向,或者是目标,自己要往哪儿去。“你是谁”也很重要,如果不了解你自己,就不会知道你有没有能力达到这个目标。一个人的机遇,就是“你从哪儿来”的问题。我赶上了改革开放,这是上天赐给我们的机会。从这个角度讲,我觉得运气、天赐的机缘占60%以上。
 
谈到勤奋和天赋,我认为,要想把企业做大,这跟人的天赋、性格特征也有关系,比如有追求、坚韧、有肚量??勤奋跟天赋相比,我觉得各占一半。
 
1984年,我刚开始办公司的那几年,脑子里几乎除了工作就没装过别的事儿。比如出去开会,如果没人带着我,我去完洗手间就不知道会议室在哪儿。做企业,尤其是做到负责人、管理层,特别是企业家,思考其实是勤奋里最重要的因素。
 
我真正开始思考,是开始改革开放到办企业之前。我想知道自己最大的人生价值是什么。很多优秀大学生,甚至天才学生,十三四岁就上了大学,但是他未必会去想将来要往哪儿走,随波逐流是大多数人的做法。
 
如果能想清楚自己到底想往哪儿走,而且想的比较符合实际,其实是不容易的。得明白“自己是谁,从哪儿来”,你的实际能力能不能实现你的目标,中间有没有死结,这些事都要联系起来思考,才能决定你最后能不能到达你想要去的地方。
 
我在创办联想不久就给自己立了一条规矩,就是“坚决不做改革的牺牲品”。在以前历朝历代的改革中,总是有很多人倒下,我就得研究研究倒下的原因是什么?这实际上就是对“我是谁”的认识。
 
大家应该好好想想,自己到底是谁?到底想做什么?未来的目标和你现在能力相比,到底有多大区别,还要做哪些积淀等等,这些事其实经常想一想,是有好处的。
 
作为一个管理者,做事的同时要思考坚守的主线是什么。或者作为一个普通员工,一个有家庭责任的人,肯定要思考工作跟生活怎么平衡,想完了以后再做,我相信总比船到桥头自然直要好。
 
还要想清楚“你要往哪儿去”,道理只是其中一种解决方法,到底这些方法是不是适合你的问题,真的要想想,弄明白。后面凡是跟主线无关的事,就不用再考虑,如果下了决心,就立刻往那个方向走。
 
在1994年的时候,联想遇到了极大的困难,当时我在医院里边看了唐浩明写的《曾国藩》这本书,最后思考总结了曾国藩三点:
 
第一,屡败屡战,这个精神对我们做事的人很重要。第二,有自知之明,当时他和左宗棠关系不好,曾国藩还是能够分析出左宗棠很多优点,然后再对比自己的弱点。第三,复盘,曾国藩每打一仗,每次遇到难事,都会点上一柱香,盘腿默默想一遍。最后,结合自己做公司的经验,从道理里面选择那些有关的、用得上的方法。
 
到底是坚持初心还是顺势而为,我认为,初心是一个方向。比如要从北京去洛杉矶,确定了大方向之后,要考虑怎么去,如果是坐船,要考虑中间需要停靠几次,可以从什么地方补给。如果把目标定得太死,实际是不合适的,要在不同情况下对目标进行调整。
 
有些人认为自己很聪明,看到什么都做,但做一半就不行了再换一个,最后什么事情也做不好。其实应该第一步踩准了以后,立刻就要看原来定的方向对不对,给自己和公司都留出调整的空间,一步步进行调整,不能一下子把现有的摊子打乱。
 
如果目标是自己定的,在实现的过程中,能够体会到目标不断接近时的快乐,这样就不会太累。有目标、想做事就是所谓的“奔日子”,痛苦的事也可以变得幸福、愉快。
 
实际上,你在做成一件事的过程中,是必然会有失败的。朱立南有句话说得很对,有的东西失败得起,有的东西失败不起。
 
如果想清楚了这些,你就能很快缓过来,而且觉得即使累也物有所值。有些事即使真累,只要是对你有用的,就不会觉得累。
 
我自己未来还有几十年,但我真的不在意,我更在意的是未来的质量好坏。我们应该为社会多做点事。只有国家更好,我们大家才能更好地发展。
我们能做点什么呢?我认为,第一,不要炫富。第二,为社会做一些好事。长期以来,联想坚持对贫困地区学生、对创业者、对见义勇为人士给予支持,做得很不错。我们是不做则已,一做就坚持下去。
关闭
亚洲 欧美 制服另类国产 天天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