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帶一路與中國企業國際化

2017/10/30
????????“風險”與“不確定性”是2017年世界經濟的基本面。作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穩健”基礎上尋求中國經濟的新動能,是保持中國經濟穩中向好,應對經濟風險的最佳方式。2017年8月19日,亞布力論壇夏季高峰會在寧夏銀川拉開序幕。開幕論壇上,企業家們探討如何平衡“穩健”與“致遠”,探討中國企業如何在“一帶一路”戰略背景下,謀求自身發展,同時助力中國經濟。

????????“無論是傳統行業,還是新興產業,都是中國經濟希望之所在。”我們將企業家之觀點編輯成文,以共勉。

?????? 王巍:經過30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國經濟正處于從“引進來”到“走出去”的重大轉變中。那么,我們如何“走出去”?中國當下一代的企業家已經成長,不僅在財富上、“肌肉”上強大,在頭腦中也已經開始建立全球價值觀。那么未來我們要用怎樣的價值觀影響全球經濟?首先請丁立國談一談看法。


?????? 丁立國:“一帶一路”對中國經濟轉型是一個機會,對經營幾十年的國內老牌企業也是一個重大的機會。但是在機會面前,我們首先要分析一下自己是否具備走出去的能力、實力以及信心。以鋼鐵行業為例,過去20多年是鋼鐵行業大發展時期,但隨著“去產能”政策的提出,鋼鐵行業如何繼續走下去是擺在我們面前的一道難題。


????????在國家提出“一帶一路”倡議之前,我們已經對全球鋼鐵市場進行了調研,希望尋找到“走出去”的目的地。從東南亞、中東到非洲,從蒙古、俄羅斯甚至到朝鮮,最后我們選擇了文化風俗與我們相近、海陸經濟都有對接的東南亞。東南亞共有10個國家、6億人口,鋼鐵產能3000萬噸,但需求卻達到了8000萬噸。經過三四年的嘗試,我們不斷從失敗中汲取教訓,更堅定了走出去的信心。我想這正是因為我們這一代企業家擁有敢于擔當、敢于面對的精神。“一帶一路”對我們不僅是機會,更是新動力。


?????? 王巍:王石是中國企業家的一個標桿性人物。幾十年來,他不僅把一個行業做到了頂級,更最早地把中國房地產行業帶出了國門,走向國際化。請王石談一談對“一帶一路”的看法。


?????? 王石:我先談對穩健與動力的理解。什么叫穩健?企業做大做久、有影響力之后就會先求穩健,國家也是如此。改革開放40年來,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穩健發展仍然排在第一位。


?????? 在寧夏銀川談 “一帶一路”,讓我很有感慨,感慨銀川的地理位置,因為自古以來銀川就是“一帶一路”上的重鎮。雖然不能說西部發展就靠銀川、靠中衛,但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它們在無形中扮演了這樣舉足輕重的角色。而除了這些在“一帶一路”中占據地理優勢的地區外,中國其他地區也都在積極響應“一帶一路”倡議。比如雄安新區的建設就立足于京津冀一體化,助力京津冀協同發展,我們要結合“一帶一路”的特征重新審視這個新格局。


?????? 王巍:接下來有請閻志談一談對“一帶一路”的看法。


?????? 閻志:首先,我很認同丁立國的觀點,“一帶一路”是一個新的動力,“一帶一路”倡議帶來巨大的機會。比如,我們公司收購了捷克一家輕型飛機制造廠,帶來很多新的技術,也帶來很多新的市場。這家制造廠生產出的飛機在遇到危險情況時,按一個鈕就可以打開降落傘,百分之百安全。這樣的機會和市場就是 “一帶一路”帶來的。


????????動力和穩健是相輔相成的,穩健增長的預期越大,動力越足。動力還來自于我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包括車、房、文化、旅游、健康等等,這些需求會帶來新的動力。當然,動力也來自于越來越開放的市場。如果市場對民營企業越來越開放,動力也會因此越來越足。我相信這么多新的動力,一定會推動中國經濟新一輪的增長。


?????? 王巍:1992年,我跟洪崎在北海第一次見面。他當時在籌備交通銀行北海分行,我當時在籌備北部灣公司,我們可以算是最早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人。請洪崎談談這二十年的經歷。


?????? 洪崎:我先講一下對“穩中求進”的“穩”的理解。在當前這個背景下提出“穩中求進”是有深意的。第一,在對改革前三十年進行總結之后提出的“穩”是行穩至遠,就是按經濟規律辦事,按客觀規律辦事。改革三十年的高歌猛進,實際上是以規模比較粗放的方式,以GDP為目標的增長方式實現的,雖然不是一個可持續的方式,但的確是一種增長。在總結了一些經驗和教訓之后,目前就進入了我們所說的新常態。其實,新常態也是一個“穩”字,客觀的穩。中國經濟增長,客觀上已經進入了穩態。我國經濟運行無論是V型還是L型,波動都已經小了很多。波動小也源于企業、政府在把握未來規劃、成本核算、國家政策時所做的調整,在一個穩的新常態下進行思考。


?????? 第二,現在談論“穩”,也就說明前進中還存在許多障礙,不穩的因素。所謂不穩的因素就是風險的集聚。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習近平總書記就提出要服務實體,要加大風險防范,還要深化金融改革。現在就是要把金融穩定、經濟穩定,以及防范系統性金融風險作為重中之重,以保證未來經濟能夠穩健的向前發展。


?????? 中國經濟走到今天,最重要的問題就是結構性失衡。我們現在供給大于需求,制造業有70%多的產能是過剩的,傳統的需求幾乎不存在短缺。中國要跨出中等收入陷阱,必須要有長遠的戰略思維。從國內來看,處理好存量問題,解決好創新、擴大需求的問題,使消費能力增強,需要轉型升級,用新的供給釋放新的需求。但是真正的發展還要有更大的市場,就是國際市場。因為中國已經進入資本輸出時期,如果沒有自己的市場,那么未來可能就會落入中等收入陷阱。“一帶一路”建設就開辟了一個廣闊的市場,是一個長期戰略。


?????? 王巍:今年以來,習近平總書記連續四次在講話中談及金融,他提出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下面請陳東升分享一下在金融市場上對穩中求進的看法。


?????? 陳東升:金融工作會議的核心思想是金融要服務實體經濟,服務社會經濟發展,我覺得這是永恒的主題。金融就是經濟的血液,金融就是經濟效率的總指揮。鄧小平有一句話說的很準確,“金融是經濟的核心”。這些年來,由于互聯網的發展,創新成為一個很時髦的詞,創新也帶來很多風險。成功了可能就是創新了,失敗了可能就是金融風險。


?????? 前幾年,股票市場從六千點一下降到兩千九百點,最后是國家在救市。實際上在銀行系統、證券系統、保險系統都發生了很多重大事件,所以對金融風險的防范很重要,而最重要的還是要促進金融改革。我認為服務實體經濟、防范風險、金融改革這三方面是互為一體的。這次金融工作會議可以說是為中國經濟實現全面崛起,實現中國夢,所做的一次金融方面的準備。而這次金融準備會讓好企業獲得更好的發展,讓壞企業或者發展不好的企業受到遺棄。這次會議也有很多重要的改革信息,比如過去三十年,我們引進外資,帶動制造業的活力、效率,接下來服務業和金融業也要像當年引進外資一樣,把效率和活力搞上去。


?????? 當前經濟最重要的問題,一個是地方政府的舉債。世界銀行報告指出,地方政府融資平臺繼續以非常快的速度進行借款和增加其負債,并預計2017年地方政府債務比例上升到47%。此外,在全國金融工作會議上特別強調了去杠桿的重要性,并提出要把國有企業降杠桿作為重中之重。據社科院研究報告披露,中國非金融企業部門2015年底負債率高達156%,位居全球前列,企業負債壓力凸顯,而且嚴重威脅到金融體系的穩定運行。所以我們要防范國有企業、民營金融企業風險,政府也要抑制舉債,這是很核心的方面。另一個是國家金融改革非常堅定。金融的對外開放、人民幣資本可兌換、資本市場的注冊和退出機制,這些政策都體現了改革思想的堅定。所以對于未來金融業的改革發展,我充滿信心。


?????? 怎么看“一帶一路”?我覺得中國經濟今后40年將進入一個新的發展時期,也就是我們講的穩健和動力。首先是穩健,當一個國家的經濟發展到使這個國家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那么穩中求進就會成為整個國家最核心的主題。而穩中求進的核心是要發展,要尋找新動力,新動力的核心則來自于消費。彩電、冰箱、洗衣機拉動了上世紀90年代經濟的第一波高速增長;房地產和汽車拉動了我國進入工業化中后期的第二波經濟高速增長。那么,下一波經濟增長的動力是什么?是消費,是娛樂、旅游、休閑、健康、養老的消費。經濟的新動力實際上是一種消費的動力,消費的動力也包含了實體經濟的發展。


?????? 中國經濟的動力,我認為有三個。第一個是城鎮化。李克強總理談到,城鎮化還是核心的主題,還會持續十年到十五年。第二個是中國經濟轉型,服務業、消費業升級。第三個就是走出去。中國經濟的現狀是,部分產業過剩,部分產業在結構調整、升級,我們要把過剩的產能轉移出去,轉移的過程就是走出去。我認為城鎮化、服務業升級和走出去是我國經濟增長的三大動力。這三大動力恰好契合了中央所提出的三大經濟戰略和決策——經濟新常態、“一帶一路”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三位一體”互相補充、互相推動、互相促進。中國從過去一個貧窮國家逐漸發展成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可以通過“一帶一路”把我們的經驗推廣到第三世界,這也正是“一帶一路”倡議的另一個意義所在。


?????? 王巍:“一帶一路”建設在國內已經非常熱,但是在國外還處于觀望階段。今年的夏季達沃斯論壇上,“一帶一路”仍然被稱為 “一帶一路”倡議,還不清楚中國的“一帶一路”到底能給全世界發展帶來什么。因為每一個經濟體的崛起,都會帶來新一輪全球洗牌。


?????? 我們是否真正理解全球化的價值觀?中國發展到今天,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我們的價值觀也應當是全球普世價值的一部分。在全球新的普世價值觀中,中國企業家將起什么樣的作用?“一帶一路”建設中的中國企業將給全球帶來怎樣的價值觀?


?????? 丁立國:中國儒家思想主張內外兼修,我們做企業,最容易修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但關鍵是我們如何把心定下來?我認為核心是要考量自己,考量自己具備怎樣的能力,是追求一個階段的閃耀,還是追求持續發展?另外,企業走出去,企業家就應該有一種責任,一份擔當,我們應該為這個社會,為這個行業贏得尊重和尊嚴。這是企業家從事商業改革的最終目的之一。


?????? 王巍:大家都知道萬科這么多年來,始終堅守底線,堅守自己的價值觀,不僅是在房地產行業,在整個中國企業界都樹立了良好的榜樣。下面有請各位談一下“一帶一路”的價值。


?????? 王石:說到國際化,我們自然要學習西方國家,同樣西方國家也開始意識到中國的崛起不是單純因為廉價勞動力和市場化,而是因為中國走上了一條獨特的、有自己特點的現代化發展道路。西方學術界非常認真地把中國國學當作一個顯學,教授中國傳統文化、中國傳統哲學的課程很受歡迎。反之,在中國,我們對自身文化卻重視不夠。


????????“一帶一路”更多的是新一輪的自我認知,是進一步的自我更新、改革開放。想要更深刻地理解“一帶一路”,我們需要先自我學習,從我們自身經歷中挖掘經驗,未來才有希望。


?????? 閻志:“一帶一路”走出去首先應該傳達中國政府和中國企業的善意,我們是去幫助做市場,幫助做基建,幫助把企業做好。其次,應該傳達中華文化的友誼和友愛,和而不同,這些可以通過企業派出去的人員,通過項目的落地傳遞出去。最后,更重要的是應該傳遞中國企業家的精神,特別是亞布力論壇企業家的精神,把我們堅韌不拔、吃苦耐勞、不畏嚴寒的精神帶到“一帶一路”建設上。


?????? 洪崎:“一帶一路”建設的“互聯互通”中有一條是民心相通,這是很重要的。因為“一帶一路”的每個國家都非常復雜,從西亞、中亞、中東一直到歐洲,“一帶一路”建設過程中企業家要尊重當地的法律法規、風俗習俗,了解整體投資環境。同時,也要讓當地政府、企業家了解中國企業家的精神。

我想最重要的是包容性發展,以和為貴,使我們規避各個國家在粗放式經營、粗放式發展中可能產生的一些問題,在國際合作過程中實現雙方共贏。


?????? 陳東升:中國經濟的崛起,一定會伴隨金融、文化、科技、教育等一系列的快速發展。經濟的交往融合往往就是文化的交往融合。實際上商人做生意、交朋友,要互相了解,了解對方的文化,了解對方的行為習慣和價值,這就是文化融合、融通的過程。所以當中國成為世界很重要的一部分的時候,中國文化也就成為了世界文化很重要的一部分。在全球化的過程中,中國在經濟上獲得多高的地位,未來中國在文化上就應該取得多高的地位,中國的價值觀也應該成為普世性價值,成為世界文化重要的組成部分。

關閉
啪嗒啪嗒高清视频在线观看